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自愿连锁经营
来源:反传销救援网    时间:2017-02-04 我要分享:

       【修正案】在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解读】以“拉人头”、收取“入门费”等方式组织传销的违法犯罪活动 。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影响社会稳定,危害严重。在过去的司法实践中。对这类案件主要是根据实施传销行为的不同情况,分别按照非法经营罪、诈骗罪、集资诈骗罪等犯罪追究刑事责任,刑法此次修正,适应新形势,增加了组织、领导实施传销行为的犯罪的规定。
政府态度近段时间。一种以自愿连锁经营业为噱头。以速成千万富翁为诱饵,并借用国家政策、歪曲理解城市标志建筑内涵等对人进行洗脑的新型传销方式侵入南宁、北海、南京、南昌(新建县)、长沙、武汉、郑州、西安、合肥等地。本报记者涉险深入传销组织,通过五天四夜的卧底,揭露了这种传销模式的骗局,并引起相关部门重视。一举端掉该传销组织。请考察者仔细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不得不承认。传销的形式从最初的集中洗脑、限制人身自由。到近些年以“万家购物”为代表的人际网络传销,再到如今的“自愿连锁经营业”。从此角度讲。虽然各级地方政府依然保持着对传销的高压态势。但在一些地方,传销组织仍处在死灰复燃、打而不绝的境地。

       在传统环境下。对于各地政府而言:严打传销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维护社会稳定,严惩破坏市场经济的行为,以及保护公民的个人权利等。然而,情况已经变了。“自愿连锁经营业”模式的种种迹象,释放着一个危险的信号——传销模式正在走向泛政治化。将以前未涉及的政府公信力、公权力及相关政策运行卷入其中。

       虽然新型传销模式仍保留了以前的“规定打电话的时间”、“通话前草稿交审”、“盯人战术”等常规手法,但与以前向市场要财富不同。以“自愿连锁经营业”为代表的新型传销,则将利益的魔爪伸向了国家机关赖以存在的公信力。他们在洗脑术中动辄便声称,“下线所交的近七万元有近一半被税务部门征收去做投资,产生收益后再返还”。“新建如此多房屋,就是住建部门在背后支持我们”,再加上对政府办公大楼等标志性建筑进行曲解附会等,似乎已将国家机关也“拉入伙”作为坚强后盾。

       在传销的组织者口中,政府部门的公信力成为他们玩弄骗术的掌中之物。从而,在一部分受蛊惑的人思想中,政府公信力被严重歪曲和透支。这已不仅仅是影响市场经济运行,危害社会安定,甚至会有损政府的威信。
除此之外,传销分子所谓“国家神秘账户”的说辞,突显了在传统的传销理论不足以服人的情况下,传销组织者已渐趋将实质问题神秘化,从现实的财富走向神秘主义,连政府公信力都敢利用,难保他们下一次不敢彻底引入神秘主义,将传销组织邪教化。 以虚构的政府权力为支撑、以神秘主义为理论旨归,加上不断侵犯公民个人权利,危害社会和经济建设。面对这种新型传销模式,相关部门是时候从“讲政治”的高度,依法严打传销了。同时也希望有关人员、政府部门或其他组织机构为广大群众提供有利信息,严厉打击传销活动。

       传销案例江苏省南京市:《浦口一“自愿连锁经营”传销组织被摧毁》
      政府重点扶持,纯资本运作这个号称只要一次性投资69800元,两年后获得1040万元的超高回报的项目,让70多人深陷“发财梦”中。经过近半年的侦查。警方端掉了一个传销团伙。12名“骨干人员”已被浦口检方批捕。其中有一名“总管”,曾是全国青少年射箭比赛的团体冠军。此前,南京警方已经破获了多个“自愿连锁经营”传销组织,此次被端掉的这个团伙是其中之一。据浦口检方的统计,从2011年12月至2012年7月,他们已连续办理了3起传销活动案件,涉及上万人,已经批准逮捕76人。

        湖南省长沙市:《“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团伙27名骨干被批捕》
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张某(均在逃)等为首的“自愿连锁经营”组织领导传销团伙于2009年6月份流窜到长沙市开福区金霞小区、财富名园小区、岳麓区黄鹤小区等地,以“做工程、修地铁、卖服装”为幌子,陆续吸引被骗来自河南、湖北、广东、福建、安徽、浙江、陕西、江苏、山东等省的传销人员,大肆开展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传销人员最多时达2000多人。涉案金额达1000多万元。 “自愿连锁经营”组织领导传销团伙采用“人传人”、“上线”发展“下线”的“五级三阶制”方式进行组织领导传销的业务活动。设置总裁、区长、总监、团队大总管等职务级别按区域进行组织领导传销的管理活动。发展“新人”加入时按人民币3800元/份的申购标准交费,所交的申购费名义上是申购服装等产品但并无实物购销流通。“自愿连锁经营”组织领导传销团伙通过自己申购或发展新人申购累计份数。

        广西省南宁市
        2010年,余某经介绍在广西南宁加入“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组织。2010年7月,余某带着下线周某、黄某等人来到厦门市海沧区继续进行传销活动。据悉。该传销组织要求参加者缴纳3800元以获得加入资格。缴纳69800元以获得发展下线资格,且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晋升级别和提成计酬的依据,发展人员数量越多。层级越高,提成越多。
经过层层发展,余某直接或者间接发展下线250余人, 并于2011年1月晋升为高级业务员,并先后担任“家庭”自律组长、老总级自律配合、自律总监等职务,负责人员管理、上传下达,发放下线提成等。2012年4月,余某正式被任命为该组织厦门区域总监。在余某的带领下,短短两年间该传销组织吸纳了一千多余名成员,吸纳资金上千万。

       福建省厦门市
       案例一:《300警力夹攻19个传销点 厦近年最大传销案昨宣判》
       他们盘踞海沧,以“国家秘密政策”为幌子。以“自愿连锁经营业”为旗号大搞非法传销。只要你发展的下线达364名, 就能成千万富翁。神乎其神的传销组织让许多人深陷其中。许多人拉着自己的亲朋好友一起编织“发财梦”。
       案例二:《厦门“理念传销”涉案1.3亿元 当地房租飙升2倍》
       谎称掌握国家投资西部大开发的“秘密政策”,大搞非法传销:只要缴纳3800元就可成为实习业务员,投资6.98万元就能成为业务组长发展下线,之后还可以依次升级为业务主任、业务经理、高级业务员。只要发展243名下线,就能吸纳2540万元。扣除“税费”后也能成为千万富翁。为了实现这一 “梦想”。1000多人潜伏在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
2012年6月,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厦门边防支队端掉了这一累计涉案金额达1.3亿元的传销团伙。2013年5月15日,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这起非法传销案的10名骨干成员分别被判处1年2个月至3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安徽省合肥市:《安徽一传销组织两年发展成员近700人 14名主犯获刑》
       正义网安徽5月17日电(通讯员 陈润斌)贺某、钟某等14名被告人以“自愿连锁经营”为名非法从事传销活动,发展成员近700人。法院作出终审判决,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判处贺某、钟某等14人有期徒刑一年至二年,并处罚金2万元至5万元。据查,自2010年初,贺某、钟某等8人在合肥以“自愿连锁经营”为名从事非法传销活动,以投资3800元或69800元,二至三年可以赚到381万元或1040万元来引诱新的人员参与传销活动。2011年6、7月份贺某、钟某等8人将在合肥的成员100多人分流到六安市城区继续从事非法传销活动。不到一年的时间,贺某、钟某等14人成为传销组织的团队负责人,参与组织、领导“自愿连锁经营”形式的非法传销活动。至2012年案发时,该传销组织发展成员近700人,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均在30人以上。最高级别的人员涉案金额超过198万元。玄机解密1040阳光工程是一个新式传销组织,其活动方式明显符合“拉人头”、交纳会员、发展下线牟取非法利益的特征,被公安、工商部门确认为传销活动。
       1040阳光工程的传销犯罪手段起源于1998年,主要地点在广东佛山和广西来宾,随后向全国蔓延。从2007年开始,广西南宁、湖北武汉、安徽合肥、贵州贵阳等地都有这个传销组织的成员在活动,这个“全国连锁”的传销组织甚至还建立了官方网站。相较于以往的传统传销,这种传销伪装成“高端”模式,宣称接受群众自愿投资,投入69800元,两至三年后便可获得1040万元的超高收益,“1040阳光工程”也因此得名。

       为了发展下线,1040阳光工程传销组织者常用“项目实际是由中央操盘,在地方政府布局,暗中实施的一个‘国家秘密政策’,目的是利用该项目为地方政府吸聚资金,实现中国经济增长,是一种‘国家战略’,受地方政府保护”的言论来蛊惑人心,并通过各种方式对受骗者进行洗脑,甚至编造“国家领导人秘密提出‘允许存在,限制发展,严格管理,低调宣传’”的所谓方针。

       这种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谎言,让全国各地很多成功人士、优秀人才(其中不乏离退休的政企干部)被掳获。反过来,这些成功人士又成了传销组织者迷惑其他人群的有力论据:“那些非常精明的人,能力、水平在我之上,如果是陷阱,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来干?”于是,这种传销,就像一颗迅速膨大的毒瘤向全国蔓延。




相关文章